热门搜索:  最后一个道士

最年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 曾在大石下躲过轰炸

中国式相亲 

  中上:朱惟平在小区里磨炼身体;

  右中:闲暇时,刘民生喜欢在客厅里看电视;

]article_adlist-->

  本文泉源:央视新闻、新华社、中国新闻网

  中下:阮定东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;

  下中:祝再强和老伴在家中用平板电脑看节目;

监制/杨继红  主编/王兴栋 

  左上:祝再强在家中整理军旅生涯的老物件;

  右上:沈桂英现已卧床不起;

  左下:阮定东在小区里散步;

  左上,刘民生在自家小院门前;

  右中:朱惟平在小区花园里散步;

  左下:沈桂英的手;

  右中:阮定东在自家阳台看报;

  10日破晓2点,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老人与世长辞,享年100岁。

  左下:袁桂龙在家中翻看杂志;

  日前,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团结会给日本驻华大使横井裕致函,要求日本政府就南京大屠杀谢罪,并对受害者举行赔偿。这是该团结会第三次就南京大屠杀谢罪问题致函日本政府,现在日本大使馆已经签收了此份要求函。

  左上:王秀英在阳台上向外远望;

  下左二:刘贵祥和大女儿刘志瑛在家中合影;

  记着他们,记着历史

  左中:阮定东和老伴杨征翻看补拍的婚纱照;

  右下:朱惟平(左)和大儿子朱志信在家中合影(2017年3月21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  右中:卧床的沈桂英在大女儿的资助下翻身;

  马庭宝,1936年3月28日生,其时家住南京七家湾。日本兵进城时,马庭宝的祖母、伯父、怙恃、舅公、二姑爹、哥哥马庭禄带他一起逃进灾黎区遁迹。父亲马玉泉、舅公温志学、二姑爹杨守林和许多人一起,被闯进灾黎区的日军用绳子捆绑着押上卡车,今后再无音讯。

  王秀英,1925年10月6日生,回族。南京陷落前,王秀英家十口人到灾黎区遁迹。一九三七年阴历十一月十四日,日本兵闯进大方巷灾黎区抓人。王秀英的伯父王永生、堂哥王菊森被日军带走,今后杳无音讯。王秀英老伴1991年去世,现在和小女儿栖身。

  刘民生,1934年7月21日生,其时住在集庆路四周。1937年冬侵华日军屠城以后,刘民生全家躲进灾黎区,父亲刘宣成被日本兵从灾黎区抓走,再没回来。刘民生被日本兵刺伤右腿,至今留有伤疤。刘民生育有一女,现独居。

  左上:朱惟平在小区花园里看报;

  祝再强,1932年10月17日生,其时家住染坊巷。1937年日军进城前,祝再强一家十口人逃往南京江浦遁迹,曾多次眼见聚集如山的中国人遗体。祝再强厥后参军,曾赴抗美援朝前线,育有两儿一女,现和老伴栖身。

  左上:沈淑静在回忆昔时履历;

  管老生前是一名箍桶匠,生涯十分节约,经常资助别人。在老人90岁时,他曾悄悄排队进入纪念馆展厅观光、悼念罹难同胞。老人生前十分喜欢一把印有十大元帅的扇子,他曾说,现在的优美生涯离不开这些革命先辈。管老家人将这把扇子、手表、茶壶等物品捐赠给纪念馆。

  左中:刘贵祥喜欢花卉;

  下左三:刘贵祥在自己的卧室(2017年9月6日摄)。

  右上:祝再强在家中回忆从戎岁月;

责任编辑:张岩

  左下:刘民生展示右腿被日军刺伤留下的伤疤;

  左上:刘贵祥展示生存在自己手机中重孙子的照片;

  寻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走近他们的生涯,为史留证。

  程福保,1933年5月3日生。1937年冬,日本兵来前,程福保一家逃难到江浦,住在一个茅草房里。一天,草房在日军轰炸中烧着,一家躲在沟内里,父亲出去取物时被日本兵开枪打死。

  中上:刘贵祥在自己家中;

  左下:祝再强和老伴在家中合影;

  右中:王秀英在卧室内;

  现在挂号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

  原题目:最年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!记着这些面貌,记着历史!


  下中:程福调养成了逐日读报的习惯;

  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了

  左中:刘民生(右)在1958年拍的完婚照(翻照相片);

  右下:程福保与老伴、儿子程阳在家中合影(拼版照片,2017年7月14日摄)。

  朱惟平,1928年9月29日生。1937年12月日军进城后,朱惟平一家逃往栖流所遁迹,用芦席搭建小屋栖身。南京大屠杀时代,他被日本兵用枪托打伤左腿,至今另有疤痕,曾多次眼见中国黎民与缴械士兵被日军践踏糟踏。朱惟平育有四女两儿,1997年迈伴去世,现与大儿子朱志信生涯。

  右下:刘民生在家中调试自己组装的音响(拼版照片,2017年7月26日摄)。

  左上:袁桂龙在家中拍摄的肖像;

  沈淑静,生于1924年11月16日。1937年12月13日,日军进城时,沈淑静的妈妈带着家人躲进了宁静区。沈淑静剃秃顶发、脸抹锅灰以逃避日军突入宁静区的搜捕,多次眼见日军从宁静区抓人。沈淑静育有六个子女,三男三女。

  右中:沈淑静在自己房中;

  右:刘贵祥在上世纪50年月初的戎衣照(翻照相片);

  右上:朱惟平在小区里晒太阳;

  右下:阮定东浏览老伴杨征演奏二胡(2017年5月4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  左中:王秀英走在楼道里;

  中上:王秀英的肖像;

  右上:王秀英在家中;

  右中:祝再强和老伴聊起在队伍事情的孙子;

  右上:程福保在自己家中;

  下右:沉醉在回忆中的沈桂英老人(2017年8月9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  左下:程福保在自己的微博中时常揭晓南京大屠杀相关的文字;

  右上:袁桂龙在屋外走路磨炼身体;

由于两幅画,她险些失去了学籍……字迹判定能否还她清白?

  中下: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罹难同胞纪念馆,王秀英(中)和大儿子马明升(左)、小儿子马明强合影(2016年6月17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  右中:袁桂龙和老伴在院子里;

  左上:马庭宝在家中和同样是幸存者的哥哥马庭禄通电话;

  左下:朱惟平(左)在小区与邻人拉家常;

  右下:祝再强在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(2017年8月5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  左下:刘贵祥在外孙女胡静雅资助下试用新购的电脑鼠标;


  左中,朱惟平在自己卧室;

车顶坐着“蜘蛛侠”?这种“新时尚”存在宁静隐患!

  下中:沈淑静(左二)和子女们在小院合影;

编辑/王烁

  袁桂龙,1934年4月22日生。其时家住红花镇夹岗门四周。父亲袁德福被日军押抵家北面的王庄村,用绳子绑在大树下,看成活人靶,身中十几刀后死去;伯父袁德宏也被日军带走,今后未归。家里十几间衡宇被销毁。袁桂龙还被日本兵用皮鞋踢断了腿。他育有一儿一女,现在和老伴栖身。

  下一至下五依次为:马庭宝在窗前,马庭宝在自己家中,马庭宝收支院门,马庭宝在自家小院浇花,马庭宝在窗前远望(拼版照片,2017年7月14日摄)。

用电钻钻生鸡蛋, 蛋壳破了,蛋膜还完整……

  右上:沈淑静在小院为绿植浇水;

  右下:袁桂龙在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(2017年7月18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
  下中:瘦骨嶙峋的沈桂英老人;

  管光镜1917年4月出生,1937年他在溧水东河沿边眼见日军飞机来袭轰炸,他躲在大石头底下荣幸生还。南京陷落后,他还多次眼见日军在南京郊区屠杀当地无辜黎民。

  右下:王秀英老人在雨后的小区里呼吸新鲜空气(2017年9月28日摄);

©央视新闻

  左上:1963年的程福保(翻照相片);

  时光流逝,幸存者逐渐老去,可是历史会永存!

  右上:刘民生在自家院里给蔬菜浇水;

 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。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,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戮,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磨难影象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凄惨历史的“活证”。80年岁月流逝,现在挂号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。

  该团结会会长童增说,“我们的要求完全切合国际法原则和战后国际老例。要求日本政府对南京大屠杀谢罪赔偿,是要让日本政府正视侵略历史,从久远来看,有利于中日友好的生长。”

  左上:阮定东和老伴杨征一起寓目老照片回忆往事;

  下左:沈淑静喜欢听收音机;

  下右:沈淑静在自己卧室(2016年11月8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  中上:刘民生在厨房洗濯餐具;

  刘贵祥,1930年7月23日生。其时家住南京下关五所村。日军进城那天,家里草房烧了起来,弟弟刘贵宝被烧伤。刘贵祥和家人从屋子里跑了出来,只见十多个日本兵端着枪,将老黎民往村里的水塘中赶,弟弟很快就死了。日本兵抢夺父亲手中祖传的鸳鸯剑不成,就地枪杀了父亲,村里另有十多个青壮年男子也被枪杀。刘贵祥育有两儿两女,现与大女儿同住,1978年迈伴因病去世。